nadax


中国国家外汇局:保持 跨境 资本 流动高频 监测  中新社博鳌4月19日电(刘亮)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 宣昌能19日表示,当前中国经济基本面良好,为人民币(6.5103,-0.0103,-0.16%)汇率的稳定提供了根本支撑。


  面对全球经济的 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该局将坚持 底线思维,继续关注外部环境发展变化,高频监测跨境资本流动。


    宣昌能是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一场分论坛上作上述表示的。


    他指出,今年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尤其是疫苗接种取得进展, 经济复苏前景改善。


  在此背景下,中国的 国际收支外汇市场呈现汇率稳定、交易收支平衡的局面。


    宣昌能说,首先, 人民币汇率在双向窄幅波动中保持基本稳定。


  与国际主要货币相比,今年以来,人民币币值较为稳定,体现了较强韧性。


  其次,外汇市场交易保持理性。


  一方面,市场主体逢高结汇、逢低购汇的理性交易更加明显。


  另一方面,从外贸趋势和进出口企业方面来看,市场也趋于更加理性。


    他表示,当前中国外汇形势保持稳定,是内外因素共同 作用的结果。


  从外部看,美国经济复苏加快,叠加超宽松的刺激政策,市场通胀预期增强,进而推动美元指数(91.0864,-0.0068,-0.01%)的增长。


  因此,推动去年下半年人民币升值的外部因素有所减弱。


  而从国内经济内部看,中国经济基本面也为人民币汇率的稳定提供了根本支撑。


    然而,全球经济仍面临各种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因素,宣昌能认为,中国外汇市场仍难言轻松。


  该局下一步将坚持底线思维,保持对跨境资本流动的高频监测,完善外汇市场“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的管理框架,统筹发展对外开放与安全,保障国家经济金融发展。


   切线式就是在 价格数据绘制的图表中,按照一定的 方法和原则画出一些 直线,然后根据这些直线推测价格的 未来走势


  这些直线被称为切线。


  切线的作用 主要是支撑和 压力


   支撑线和压力线的向后延伸,对价格走势有一定的限制作用。


  画切线的方法很多,主要包括 趋势线、通道线、 黄金分割线等。


  5月19日,“ 大宗商品”再次被国务院常务会议(下称“ 国常会”)点名。


  此前,5月12日召开的国常会要求,“要跟踪分析国内外形势和市场变化, 做好市场调节,应对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及其连带 影响”。


  5月19日,国常会详细部署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并提出要“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和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合理引导市场预期”。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金贤东在5月18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期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主要是由于国际大宗商品 价格上涨、全球流动性宽松以及市场预期等因素叠加影响。


  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我国的影响有利有弊,一方面有利于提升上游原材料企业盈利能力、降低债务风险,另一方面也会导致中下游制造业经营成本上升,影响行业效益。


    “影响大宗商品价格的因素主要包括供求和金融,其中,汇率是重要的金融因素之一。


  ”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王有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国际市场上,大宗商品交易通常以美元定价,美元走势与大宗商品价格负相关。


  一方面,人民币汇率波动会影响大宗商品的人民币价格,影响国内进口企业成本。


  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为例,将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国内进口企业原材料成本的影响;另一方面,中国作为国际铁矿石、原油、铜、大豆等商品主要进口国,如果人民币汇率升值幅度过大,进口大宗商品过多,又会刺激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不利于稳定国内商品价格。


    因此,在王有鑫看来,综合当前市场环境情况,维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有利于稳定企业对大宗商品价格的需求。


    “我国是大宗商品主要进口国之一,价格上涨带来的影响值得我们高度重视。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4月份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外汇管理局更关心从国际收支的角度来看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


  一季度进口有所增长,但是出口也实现了不错的增长,货物贸易还是实现了7600亿元人民币的顺差,这个数高于前两年的平均水平。


  在此情况下,一季度经常账户维持基本平衡、小幅顺差的格局,应该说国际收支总体状况还是健康的。


  外汇管理局会不断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


    中国人民银行在近期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也指出,将“稳步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作用。


  引导社会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