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ausweis englisch


每個人都會在生活中 犯錯誤。


  即使 我們知道得更多,我們仍然會犯錯,有時 還會犯錯。


  在市場上, 交易者投資者整體上 一直在做出 經濟學家認為不合理的 決策


  這就是為什么失敗率如此之高的原因(這不是因為人們沒有優勢,而是因為他們無法發揮自己的優勢。


  )我們的大腦并非旨在駕馭金融市場的復雜性。


  人類已經在地球上漫游了幾百萬年。


  我們的祖先大部分時間都在為生存,繁殖或覓食而戰。


  直到上個千年,我們才真正開始動腦筋來制定財務決策。


  問題在于我們的大腦真的很擅長在戶外生存,但是還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制定財務決策。


  我們通過不同的 偏見來觀察世界,包括確認偏見,注意力偏向,錨定,厭惡情緒,意圖效應,事后知覺偏見, 公平待遇, 代表偏見,賭徒的謬誤,成幀偏見,后悔回避等等。


  因此,難怪交易者和投資者都系統地偏離了理性的決策行為。


   白馬股重度殺跌之際, 北向資金 買入不停手.在白馬股板塊遭遇閃崩之際,北向資金卻在果斷買入。


  Wind 數據顯示,在A股近幾個 交易日持續 下挫的背景下,北向資金已連續兩個交易日大手筆 凈流入,4月13日凈買入84.71億元,刷新了3月3日至今一個多月來的最大單日凈買入規模。


  上海某 外資私募負責人表示,從外資私募業內了解到的 信息來看,近期外資仍在增倉進場,主流外資機構對于A股 核心資產的偏好并未出現明顯改變;Citadel、 老虎基金等多家外資大型對沖基金也在積極申請QFII資金,積極瞄準A股市場 投資機會


  經濟表現可能并不支撐央行 收緊狹義 流動性  去年支撐經濟的三板斧, 出口、地產、基建。


  首先出口層面,高基數疊加大宗價格抬升,我們認為后續出口大概率將承壓 回落,雖然下行速度未必會特別快,但隨著海外發達經濟體自身生產的恢復,我國出口逐步 走弱的概率仍不低。


  其次是地產,雖然一季度地產支撐仍較強,但按照我們之前分析,隨著政策嚴控,地產滯后回落是遲早的事。


  最后基建層面,無論是專項債發行速度偏慢還是政策出臺等,一定程度上其實都反映了基建后續支撐動力的不足,甚至可能面臨壓降的約束。


  去年經濟在疫情沖擊后,回升的特征是 消費慢,生產快,而工業生產加快主要是出口需求旺盛、基建和地產投資回升的拉動。


    但今年來看,情況有所相反。


  隨著疫情受控以及疫苗接種推進,服務業的消費開始明顯發力,餐飲、旅游、電影、商務會議等服務業消費大體上回到疫情前甚至超過疫情前。


  但服務業消費回升的同時,中國和美國的耐用品消費(家具、家電)開始放緩,對應到制造業的需求開始回落。


  畢竟民眾一旦恢復正常生活,必然是先恢復服務業,但居家時間減少會導致對家里使用的各種耐用品需求下降。


  中國的出口增速有開始回落的跡象。


  而缺芯片也使得不少中下游制造業行業的生產開始放緩,比如家電、電子產品和汽車等產業。


  因此,今年的經濟格局來看,可能跟去年相反,出現消費改善,但生產回落的現象。


  隨著二季度信貸額度收緊以及地產調控趨嚴,如果地產和基建投資也開始回落,那么工業生產動能也會繼續下行,PMI走弱,并帶動PPI的環比回落。


  最新4月PMI數據顯示生產、需求同步走弱,也印證了我們的一些判斷。


  歷史上來看,PMI與債券收益率基本同步,如果PMI走弱, 貨幣政策難以明顯收緊,甚至可能放松,債券 利率可能是下行而不是上升。


    從政策邏輯上看,如果央行在5-6月份都沒有收緊狹義流動性的動作話,三季度經濟表現可能不會再給央行收緊的機會。


  因為一旦地產受控、基建壓降,那么下半年來看,支撐經濟動能的重任只能落在消費層面。


  但考慮到消費對經濟支撐畢竟有限,綜合下來經濟動能可能會延續回落,央行自然也就沒有收緊的必要,反而會考慮是不是需要重新放松貨幣政策進行逆周期調節。


   5月可能成為決定債市勝負手的關鍵期  綜合我們上述分析來看,其實對市場來講,當前謹慎的債市情緒可能會在5月迎來最終的決勝負,暨央行到底會不會收緊狹義流動性。


  如果央行5月沒有進一步收緊的動作,那么后面再收緊的概率就比較低了,債市的局面也會變得更加清晰:央行在通脹風險抬升階段都沒有收緊狹義流動性,那么下半年一旦經濟走弱、通脹回落,那么央行就更沒有必要去收緊貨幣政策了。


  最新政治局會議提及,穩健的貨幣政策要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其實進一步降低了貨幣政策收緊的可能性。


    市場當前對下半年經濟走弱的預期其實也比較一致,更多的分歧還是在于接下來的一兩個月。


  一旦央行沒有出現“緊一下”的操作,那么債市可能會迎來空頭的一波回補,利率可能會加速下行。


  今年10Y國債利率 中樞水平可能在3%,突破回落至3%之下也是有可能的。


  按照央行政策思路,引導市場利率圍繞MLF利率波動,2019年10Y國債利率中樞水平大概在3.2%,而當時1YMLF利率則在3.3%、1Y國股存單利率則在3.1%-3.2%附近。


  歷史上來看,除非資金面特別緊張或者特別寬松的情況下,10Y國債利率與1Y國股行超AAA存單利率基本持平。


  如果按照與2019年對應關系來推論,在央行后續不會收緊狹義流動性的前提下,1Y國股存單大概率圍繞2.8%-3.1%附近波動,相比于2019年下行20bp左右,那么按照這種錨定效應,因為MLF利率低于2019年,同業存單利率中樞也應該低于2019年,那么10年期國債的中樞也應該是比2019年低的。


  所以,如果今年貨幣政策保持政策的穩定性和連續性,那么10年期國債利率就會跟隨1年期存單利率的中樞下降而下降,10年期國債中樞水平可能降至3.0%,即部分時間段利率可能是低于3.0%的。


  周三( 6月2日)亞洲時段,現貨 黃金小幅下跌,交投于1898附近。


  周二( 6月1日金價下跌0.33%,強勁的美國制造業數據和美元走強削弱了黃金吸引力,另外,美聯儲的超量寬政策令聯邦 基金利率再度下滑,另一方面逆回購需求大幅提升,這都暗示美聯儲可能在管理利率和債券購買兩方面做文章,這對金價極為不利。


  不過,SPDR持倉的不斷上升成為金價上漲的有力支撐,美聯儲在一段時間內應該仍會維持目前的政策。


   日內關注澳大利亞第一季度GDP和 德國4月實際零售銷售。


  6月2日黃金ETFs數據顯示,截止6月1日全球最大的黃金ETF-SPDRGoldTrust的黃金持倉量1045.83噸,較上一交易日增加2.62噸。


  德國商銀分析師CatenFritsch援引數據稱,黃金5月的漲勢也伴隨ETF的強勁購買,5月份總共購入49噸。


  這是自1月以來首月凈流入,也是2020年9月以來最大單月凈流入。


  有鑒于未來幾個月預期的高通脹,以及因而導致明顯的實際負利率,ETF投資者的需求應該仍會保持高位,從而有利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