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 immo stock


  中国到底会不会有通胀风险? 不存在的  大家最近比较关心这个过程中,中国会不会有大幅通胀的风险。


    刚才我已经讲到了通胀,实际上现在 面临的是全球通胀卷土重来。


  第一部曲是 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很多国家采取大规模刺激,对外部效应的首部曲。


  相对中国在这个过程中面临的 通胀压力还算小的。


    不可否认,原材料价格上涨可能会挤压中国一部分下游企业的利润率,尤其一部分企业订单不可能及时制作,要承受成本压力。


  我们可以看到从供给与需求的角度来讲,中国并不存在大规模的 供需 不平衡,不像海外供应链还没有 恢复,但是消费需求在恢复,当然是不平衡的,通胀更容易上去。


  包括海外还有像 美国在内,由于有财政转移支付,很多人不愿意工作,一大需求在恢复,工作岗位又招不到人,引发工资上涨劳动力通胀压力更大。


  中国不存在这种情形,中国供给恢复得非常好,特别制造业和产能完全回到了疫情之前的高水平状态,需求在缓步恢复,中国并不存在供需不平衡造成的巨大通胀压力。


    中国不存在所谓的滞胀  这轮大宗商品价格通胀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全球因素,因为发达国家政策超量刺激,带动了像煤炭、钢铁、铜、铝、大宗商品的需求,供给侧的瓶颈也起到了掣肘的作用。


  国外主要大宗商品出口国因为疫情等等原因没有完全恢复产能,在全球背景之下出现了原材料价格的上涨。


    但我觉得中国一方面通过监管层可以进行窗口指导,收紧大宗商品的交易,打击投机操作行为,稳定价格。


  第二中国也可以适度调整目前市场上对于中国由于要实现 碳达峰可能对钢、煤、铝这些行业行政性市场减产,市场有这样的 预期,造成了价格上涨和库存累计,但是中国完全可以调整这种预期。


  比如说2030年碳达峰方案,会比较重视次序选择和主要路径的依赖,靠新能源、电气化的投资,而不仅仅是通过行政性减产。


    综合来讲,中国有一些手段能部分抑制输入式的大宗商品价格通胀,回到中国的CPI核心物价,中国面临的压力不大,毕竟中国的商品和服务的供给复苏是非常迅速的,需求缓慢上升,这比美国的供需失衡比起来中国的压力是有限的,从这个角度,中国应对通胀我觉得面临的压力不会像海外那么大,并不存在所谓的滞胀。


   亚德预计,通胀的 上行压力将至少持续 几个月


  他说:“经济呈V型复苏,实际上我们回到了 疫情爆发前的实际GDP水平。


  我预计,从今年晚些时候到明年,经济会出现一些放缓。


  ”他预计,即便是在房价 飙升的房地产市场,需求最终也会消退,“我无法想象过去几个季度我们看到的那种增长率是可持续的”。


  但在租金方面,亚德尼认为 房东将获得更大的定价权。


  他发现现在租赁市场正在迅速收紧。


  他补充道:“我们的房屋库存差不多快用完了。


  所有这些人都希望买一些负担得起的 东西,却发现价格较一年前上涨了20%,而且选择余地很小。


  我担心很多想买房的人会说,‘你知道吗, 不行


  我放弃了。


  让我们保持现状吧。


  ”关于美债收益率,亚德尼认为,尽管物价飙升,但基准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仍将相当温和。


  在本周面临的最大拦路虎无疑就是即将 于本周四出炉的美国 5月CPI 数据


  不少业内人士担心通胀数据可能再度引发市场动荡。


  美国银行、 德国商业银行和瑞银集团析师就预计,5月核心CPI环比增幅 或将达到甚至高于0.5%,而市场的普遍预期为上升0.4%。


  荷兰 国际集团(ING) 策略师AntoineBouvet表示,债市眼下的一大风险是通胀数据导致波动性上升,这会令套利交易商感到不安。


  鉴于对 经济复苏步伐的质疑,CPI可能远高于或低于预期。


  他建议暂停5-7年期国债的利差交易,这部分对货币政策的变化更为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