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event 7.99 play all day


拜登表示, 美国目前仍需要和 新冠肺炎疫情进行抗争,变异 新冠病毒正在美国传播,大多数民众仍然没有完成 疫苗接种


  拜登称,即便 完成了疫苗接种 的人也需要时间 产生抗体


  他呼吁所有美国人不要放松警惕,保持防疫措施,积极接种疫苗。


  据路透社 华盛顿消息,拜登政府当地时间5日任命了一名协调人领导美国全球新冠肺炎疫苗外交活动,并向试图从华盛顿获得更多疫苗的 国家保证美国正在尽快采取行动。


  拜登周二在回答问题时还表示,自从就任总统以来,他还没有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进行过交谈。


   交易员认为美联储犯错误,坚持 零利率加剧了美元的下跌风险多种因素在给美元的短期和长期走向带来压力,其中 最重要的一点是美联储拒绝 在短期内加息或立即放缓债券购买步伐。


  这是BannockburnGlobalForex的 首席市场 策略师MarcChandler的看法。


  他之前曾经是BrownBrotheHarriman的首席外汇策略师。


  Chandler认为,本周早些时候债券市场的通货膨胀预期指标--即5年和10年 盈亏平衡通胀率,上升反映了交易员这样一个观点,即“美联储正在犯政策错误”。


  只要 决策者不“松开油门”,美元贸易加权汇率就可能会 创出六年多以来的 新低


   总而言之,人民币 升值不是货币当局有意为之,升值是一系列因素的结果。


    第一, 人民币升值是美元贬值的结果。


   5月以来 美元指数(90.0337,-0.0256,-0.03%)进一步 走弱,5月末跌至89.8467,较4月贬值1.6%,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5月升值1.7%,人民币汇率指数升值1.5%。


  811汇改以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与美元指数的相关系数为63.1%。


  2020年至今的相关系数提升至90%。


  这说明人民币升值与美元贬值存在一一对应的关系。


    第二,人民币升值是 中国经济和政策周期领先于美国在汇率层面的体现。


  全球疫情爆发后,中国最先遭受冲击,也最先从疫情冲击中恢复,中国经济同比增速的高点出现在今年1季度,环比增速高点出现在去年4季度。


  中国货币政策始终维持在正常范围之内,并没有无节制的总量宽松,更多地采用了结构性政策精准施策。


  去年4季度,中国社融增速触顶,今年3月以来社融增速加速回落。


  美国的问题主要体现为货币政策再次进入非常规状态,且放松力度史无前例,再配合多轮的财政刺激。


  美元指数走弱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第三,4月以来中国证券投资项目资金大规模流入是人民币5月爆发升值动力的重要因素。


  陆股通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北上资金净买入规模为2082.76亿元,其中4、5月净买入规模合计1083.74亿元,占比规模超过50%。


  境外机构4、5两月合计增持国债775.48亿元,而3月减持国债165.14亿元。


  并且,今年前5月货物贸易顺差达到过去5年同期最高水平,前4月货物和服务贸易顺差达到数据公布以来的最高点。


  国际收支形势对人民币近期升值有强势助推作用。


    第四,美元进入新一轮 信用 扩张周期决定了长期内美元弱与人民币强的格局。


  历史数据显示,美元信用周期与美元指数走势息息相关。


  信用周期领先于美元指数,扩张指向美元走弱,收缩指向美元走强。


  目前BIS的数据显示,国际 信贷占全球GDP的比重已经反弹至44.4%,已经从2013年美联储QEtaper以来的低点回升4.5个百分点。


  由于美元是主要国际货币,国际信贷的币种以美元为主。


  全球信用扩张意味着美元信用派生会形成更大规模的美元供给,超越欧元(1.2179,0.0006,0.05%)、日本等美元指数的篮子货币。


  这样在信用扩张周期内,美元指数走弱也是应有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