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ance gold label list


人民币(6.3981,0.0029,0.05%)急升行情得到遏制,加快外汇市场发展仍有紧迫性︱汇海观涛  推出外汇期货可以极大拓展人民币外汇市场的参与主体范围,提高人民币汇率价格发现的透明度,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公信力,这对于中国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都有深远的意义。


    上周初,境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延续了前一周的急涨行情,收盘价(指境内银行间市场下午四点半收盘价,下同)和 中间价分别于5月31日和6月1日创下三年来的新高。


  5月31日和6月2日,央行、外汇局先后出台一次性提高两个百分点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和发放103亿美元合格境内 机构投资者(QDII)额度的措施。


  之后,人民币汇率冲高回落,到 6月4日,中间价和收盘价较前高各回调了0.8%。


    在央行就汇率维稳密集发声并祭出调控大招的情况下,市场外汇抛压减轻。


  5月28日至6月4日,银行间市场即期询价交易日均成交量为371亿美元,较5月25~27日500多亿美元的峰值回落27%。


  至此,人民币这波急涨行情暂时得到遏制,央行汇率 预期管理初战告捷。


  但今天我们不谈汇率预期管理,而是谈谈外汇市场发展问题。


    离岸 做多人民币的组合 交易策略或是可行的  上周在《第一财经日报》专栏文章中, 笔者提出,某些机构(不排除有中资机构参与)或在 离岸市场根据“美元跌、人民币涨”的中间价报价机制,构建了“汇市+股市+外汇期权”的人民币多头组合交易策略。


  有很多朋友对此比较感兴趣,向笔者询问具体 是一个怎样的套利机制。


    笔者以为,机构(如对冲基金)或提前在离岸市场买入未来一两个月到期、执行价在6.20至6.30的买入美元/人民币看跌的美式期权。


  然后,在近端拆入等额美元,于离岸市场现货抛出美元换取人民币,砸低美元/人民币离岸汇率CNH。


  接着,通过陆股通买入A股,同时通过炒作“人民币升值催生A股长牛”“人民币升值吸引外资增持人民币资产”等“故事”,进一步助燃市场做多人民币和A股热情。


  如果CNH加速升值至执行价,机构就可以卖出A股行权换回美元。


  如此,机构既可赚取人民币升值的汇差,又可能赚取A股上涨的价差。


  当然,如果机构也可以只做期权和汇市两个市场的组合交易,只赚取汇差和本外币利差。


    如同上周专栏文章中所指出的,对于这种在离岸市场发起的人民币多头组合交易策略,从内地来讲,我们既没有管理,也没有数据,监管难度相当大。


  而加快培育和发展境内外汇市场,用改革的办法解决前进中的问题是重要出路。


  据 彭博新闻报导,美国财政部长 耶伦表示,总统拜登的4万亿美元支出计划对美国来说是好事,即使它推动通货膨胀率上升并导致 利率上升,我们希望回到正常的利率环境。


  耶伦在接受该媒体采访时说:“ 如果我们最终出现一个略高的利率环境,这对社会和美联储来说实际上是一个利好。


  十年来,我们 一直在与过低的通货膨胀和过低的利率 作斗争


  ”BlueLineFutures首席市场策略师PhillipStreible表示:“ 金价在1900美元处出现多空的拉锯战。


  ”他补充称,公债收益率下滑是近期对金价的“最佳”推动因素,而美元走强和股市上涨则是不利因素。


  但Streible表示,长期来看,美联储的政策更可能取决于美国就业市场的状况及其复苏。


  美国5月非农就业岗位增加55.9万个,雇主5月增加招聘,并提高了工资以竞相吸引员工入职。


  但由于儿童看护问题、慷慨的失业救济和对新冠疫情的担忧挥之不去,数百万美国 失业人员仍待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