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to remove your bank account from paypal


交易的本质是交易概率。


  每次下单,没有人敢说能100%赢。


  当你点击鼠标对自己看好的品种方向下注时,风险已经存在。


  很多人在交易十次之后,只能赚三次钱。


  但是不要小看这30%的胜率。


  如果交易时间、进场点、仓位运用得当,也是不小的利润。


  / 马丁交易 策略/是根据18世纪流行于法国的赌博法制定的一种交易策略。


  这种策略的主要原则是, 交易者每次 亏损都要加倍投注。


  这样一来,当玩家赢了(每次都视为赌注的100%胜负),不仅可以挽回之前的损失,还可以得到第一次的总赌注利润。


  假设一个人有无限的 资金,那么这个策略一定能够实现目标,因为使用无限的投注次数,必然会达到一定概率的结果。


  问题是,没有一个交易者的资金是无限的,所以使用这种策略最终会导致清盘。


  那么问题是,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有实用的马丁策略吗?别说,还真有。


  下面用最常见的外汇交易来说明。


  首先,我们要做波动比较大、有一定趋势的外汇交易品种,比如欧美日、镑美。


  以镑美为例。


  上图是2019年6月初至2019年11月27日的镑美走势。


  它分为三个 区域


  下面的底部区域是阶段性底部。


  此时卖出,风险大于收益。


  自下而上的倒数第二个区域是盘整区域,可做多也可做空。


  顶部区域是突破区域,此时买入是最佳选择。


  可见,交易时首先要明确趋势方向。


  如果大方向错了,比如在第二个区域卖出,结果就会直接进入第一个区域。


   投资越多,亏损越多。


  无限的亏损是非常可怕的,无限的加仓只能是连续的亏损,最终成为交易者的噩梦。


  在做马丁策略之前,先用小规模的资金来测试市场的方向。


  比如,在图中所示的镑美市场底部,多试多等,看是否还有下跌的可能。


  如果日线级别出现图中所示的双底甚至三底,即使之前用马丁策略卖出的单子也应该停止。


  首先,用小规模资金试探方向。


  通过时间和空间验证趋势方向后,再执行马丁策略。


  例如,如果交易者有1万美元,他可以使用200、400、800、1600来进单。


  当然,如果单纯使用 倍数,倍数基数过大也是很危险的。


  比如,在盘整阶段,交易者很可能因为连续投资而感到紧张。


  我们可以降低投资资金的基数,比如1万美元起投,100美元起投,把倍数系数降到1.5以下,比如用1.3的倍数,100美元起投。


  100、130、169的递进倍数。


  因为资金占用量相对较小,所以操作风险相对较小。


  以上是资金投资与多次投资的关系比例图。


  可以看出,采用低费率的多次投资需要的资金很少,对交易者的压力相对较小。


  在保证资金安全的前提下,还是采用低费率投资为好。


  即使使用马丁策略开仓,也不能全仓投注。


  最佳仓位可以控制在资金总量的30%以内,开仓次数不要超过6次。


  马 丁格尔策略应该被视为资金管理的一部分。


  它既不是一种交易策略,也不是一种交易机制。


  马丁格尔策略特别适合在趋势交易中使用。


  只要交易者对趋势正确、自信,设定好风险收益比,在整个区间交易中,即使我们的盈利大于亏损,账户依然可以盈利。


  交易心理对整个交易的成功非常重要。


  交易者可以适时降低投资倍数,调整自己的心态。


  马丁格尔策略对资金的依赖性很大。


  当交易者尝试应用该策略时,必须保证账户中有足够的资金,且每笔交易的规模不能太大,以保证交易的可控性。


   中国的通胀风险更多是 结构性的,同时全球所谓的通胀风险,其实是 美国的通胀而非中国  当前中国的通胀更多只是结构性的,PPI确实因为上游工业品价格的上涨而出现超预期的上升,3月中美两国PPI都超预期。


  但相比于美国CPI也在同步攀升而言,中国CPI则比较稳定。


  我们此前多次分析过,今年中国和美国CPI会呈现背离走势,因为支撑美国CPI高企的两个因素,货币超发和货币周转提速,并不适用于中国。


  由于中国这次M2和社融增速相比于次贷危机,升高幅度较为有限,且升幅大幅低于美国,意味着中国的货币超发并不严重,面临的通胀压力也低于美国。


   3月份中国的CPI只有0.4%,虽然有一部分是石油等工业品价格同比 回升带来的,但食品价格随着猪肉价格的 回落,同比已经转负,而且核心CPI也只有0.3%),依然是历史上非常低的水平。


  PPI和CPI的裂口回升到历史高位,意味着通胀是结构性的,上游行业比较明显,但下游行业不明显。


  历史上来看,这种结构分化的通胀,最终是下游需求减弱拉低上游价格,而不是上游价格传导到下游通胀。


  比如,前两次PPI和CPI剪刀差上升到6%附近之后,两者差额会开始缩小,PPI也会随之回落。


  如果CPI保持低位,只有PPI同比升高, 货币政策也不会针对结构性的通胀来 收紧整体流动性。


    即便是要收紧流动性控通胀,从根源上讲,应该控的是美国的流动性,而非中国。


  随着美国第二轮财政刺激资金陆续落地,美元流动性进一步释放,对应我们也看到4月美债 利率回落、美元回落、股市和商品等风险资产再度走强。


  所以想要控制住通胀风险的抬升,更多还是在于美国紧不紧,而非中国紧不紧。


  如果问题的根源不在中国,即便是中国央行收紧了货币政策,也未必能治本。


   那么美联储会不会提前收紧货币政策?我们认为概率不低,路径调整上大概率是先控量、后抬价。


  随着美国经济回升加速,美国通胀已经起来,包括PPI和CPI都在加速上升。


  美国3月份PPI同比超市场预期,3月份CPI也已经上升到2.6%水平。


  如果从环比的角度来看,美国3月份CPI和核心CPI的环比都属于历史上单月比较高的水平(图25),显示通胀的上升不仅仅是基数效应,而是环比也开始加速上升。


  目前美国疫苗接种速度是领先于大部分发达经济体的,我们预计到今年秋季,美国就有望在疫苗接种层面实现群体免疫。


  按照这种速度,美国二三季度经济的回升还会加速,不仅是CPI会明显高于正常的通胀水平,即使是核心CPI也会明显高于2%的门槛。


  这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美联储考虑逐步退出宽松货币政策,包括缩减QE规模以及未来加息节奏提前。


  如果美联储政策基调从偏松向适度收紧转变,那么美国国债利率还会进一步上升,美元也会再度走强, 风险偏好也会随之回落。


  尤其是美股层面,一方面近期美股已再创新高,另一方面,鲍威尔最新议息会议后也曾提及,股市某些方面存在泡沫。


    如果从风险偏好角度分析,今年2、3月份海外利率上行时,其实就造就了一轮风险偏好的回落,4月份以来随着美债利率回落、美元重新走弱,风险偏好重新回升,也造成了最近工业品和农产品(5.520,-0.05,-0.90%)价格的上涨,而新一轮的商品价格上涨,又再度更猛的推升了通胀预期和实际可能出来的通胀水平。


  顺着这个逻辑看,5月可能重新回到2、3月的状态,暨市场再次开始担心通胀风险、担心美联储会不会提前收紧货币政策以应对。


  4月30日,美国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提及现在开始讨论调整QE购买速度是适应的,其正在关注美国市场所出现的过度投资和失衡问题。


  可见市场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