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cker square


如果要扭转这一趋势, 特朗普需要拿出比 喊口号更强硬的措施。


  但是,如果 美国诉诸行动,自己 就会成为 货币操纵国


  而且,这还可能引发货币战争,瓦解G7关于 货币价值应由市场决定的共识。


    特朗普无疑 不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所以他没有采取行动,而是口头上 打压美元。


  虽然效果是立竿见影的,比如金价 上涨,新兴市场货币兑美元上涨,美国国债收益率下降。


  但是,这种口头打压的形式也让人们想起了那个站在 山坡上大喊/狼来了/的孩子。


  如果特朗普下一次表达对强势美元的不满,黄金价格是否会上涨?随着全球 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涨, 中国是否面临输入型通胀风险,俨然成为一大热门话题。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纽约原油期货、伦铜、伦铝、美国玉米期货等大宗商品 涨幅分别达到35%、22%、18%与19%。


    受此影响,3月中国的工业生产者采购价格里,有色金属材料及电线类 价格上涨17.3%,黑色金属材料类价格上涨15.6%,化工原料类价格上涨7.1%。


    4月8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五十次会议指出,要保持物价基本稳定,特别是关注大宗商品价格走势。


    记者多方了解到,尽管当前输入型通胀压力骤然升温,中国央行未必会收紧 货币政策


  究其原因,一是 3月份PPI 同比增速涨幅较大,是建立在去年低基数效应的基础上。


  就2020-2021年平均增速而言,3月份PPI这两年平均同比增速约在1.4%,依然维持在相对较低 水准;二是就 传导性而言,当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终端工业品、生活资料、CPI的传导性较弱,显示下游需求依然不够旺盛;三是当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可能是短期现象,其上涨主要驱动力是全球疫苗接种令经济有望恢复到 疫情前水准,因此原油等大宗商品也随之向“疫情前均价”靠拢。


    “目前,中国货币政策依然立足于持续推动经济复苏增长。


  ”一位国内大型私募基金宏观经济学家向记者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