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la aktie 2010


鲍威尔的讲话令美元大受打击, 黄金乘势上涨。


  美联储的鸽派与加拿大的鹰派立场形成鲜明对比,这加速了 美元兑加元的跌落。


  技术分析目前均线系统 空头排列,MACD死叉且绿柱放大,暗示 下跌动能正在增强,不过KDJ显示了超卖信号,意味着空头可能回补。


  短线汇价的下跌如脱缰之马,极 有可能挑战2018年1月31日 低位1.22 51,如果跌破1.2251,下一个明显的强支撑应该在2017年9月8日 的1.2062。


  如果出现 空头回补行情,初步阻力可以看向3月18日低位1.2365,进一步可以关注 10日均线1.2453。


  ADP首席经济学家NelaRichardson:劳动力市场继续加速和 增长的上升趋势,发布了自2020年9月以来最强劲的数据。


  随着经济重新开放、复苏和恢复正常活动,服务提供商受益最大,并在 4月份引领 就业增长。


  尽管就业人数仍比 新冠肺炎爆发前 少了800多万个就业 岗位,但过去两个月 新增就业岗位总数达到130万个,而此前五个月仅新增约 100万个就业岗位。


   美国4月ADP就业不及预期,可能拖累4月非农就业人口增幅低于100万 大关,不过冒险交易者们可能乐见ADP就业报告,该数据显示美国经济增长快速改善,但改善的速度并没有快到足以令美联储重新考虑当前的货币政策立场。


   《21世纪》:为什么说美元危机总归会发生?  赖长庚:基本而言,在经历了这几年来的危机之后,大多数 国家都了解美元就是美国政府最大的 资产


  因此,大家都在想办法 分散风险,比如 中国力推 人民币 国际化


  中国现在是全球很多国家的贸易伙伴,计划推出数字货币、跨境支付等,这都是在分散美元的风险。


  所以长久来看的话,基于分散风险的原则,自然而然会 降低美元的使用,那就会降低美国 利用美元作为它最佳资产的一个方式。


    人民币国际化 前景光明  《21世纪》:你刚刚提到了人民币国际化,怎么看待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  赖长庚:我个人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一定很好。


  第一,这一两年来人民币汇率变动其实是非常的平稳。


  前几年“8·15汇改”的时候,有大量的人民币资本流出,当时大家在讨论人民币什么时候能持稳时会经常引用中国在 外汇存底的金额。


  然而,这一两年很少提及这个数字,这就说明人民币开始变成一个自由的货币,也就是说大家对于人民币的信任不是基于它是不是有强大的外汇存底。


    目前的转变就是,人们对于人民币的信任是因为大家发觉国内的资产对国外有很大的吸引力,所以海外资金慢慢涌入。


  这表明中国已经开始利用人民币自我运转,其他国家慢慢地更多使用人民币支付,在这种情况下对美元的需求就相对降低。


    理论上来讲,人民币的价位越来越不依赖于外汇存底作为安全防护的 机制


  从这一点看,人民币必然会慢慢走上自己独立的道路。


  我觉得这将促使人民币国际化更加成功。


  必须设计稳定机制,以尽量减少 加密资产的 价值波动。


  为满足“在任何时候都有效”的条件,银行必须有一个 监测框架,核实稳定机制是否按预期运作。


  为此,银行必须每天监测加密资产和相关 传统资产的价值 差异,以评估稳定机制的 有效性


  在一年内,价值差异不得超过基础传统资产价值的10bp,且不得超过 3次


  如果出现这种差异,稳定机制将不再被认为是有效的。


  稳定机制必须能够根据 足够的数据/或经验进行风险管理。


  对于新成立的加密资产,可能没有足够的数据或实践经验来对稳定机制进行详细评估。


  必须提供证据以满足监管者对稳定机制有效性的要求,包括基础资产的构成及其估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