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trane stock


首先,去年 疫情期间,大家可能会忽略了一些事情。


  第一,我们是1月23号宣布 武汉 封城,2月6号 美国出现了新冠的第一例死亡病例,2月12号国内 创出新高,这就是当时 中国和海外市场的分化。


  尤其是疫情到来之后,中国是在抗疫,加大了人口流动的管制力度,实际上是以战争模式去应对战后的战时经济。


  军队管理、物资管理、人员管理、交通管理秩序都在一个局域范围内。


  武汉宣布封城的时候,并没有医生进入武汉,当形势明朗之后,其他地方都没有了, 4万个军队的医生护士进去,然后瞬间改变了武汉医疗人员的紧缺,这是第一步。


    然后,第二步就是 建立了13个 方舱医院,在国际上历次的大流感里,一旦出现了方舱医院,意味着这个地方的医疗系统已经出现了挤兑,医院容纳不了太多患者,但必须要收治他们。


  所以最后意大利西班牙也在建立方舱医院,但是建立方舱医院一定是意味着你的硬件不行了,4万人进去是搞软件,这样集全国的力量于一点,才能解决问题。


  建完之后,做出判断的前提是全国再没有像武汉这样的城市,不然不敢这么做,这是整个中国的体制优势。


  如果把疫情作为一次战争,这种战时应急的效率确实是挺厉害的,而且不论以什么标准,我们确实也打赢了。


    但是在中国最紧张的时候,美国人根本不紧张,他觉得没问题,道指创出新高,整个欧美国家金融市场十分繁荣,从19年四季度就繁荣了。


  直到意甲球员确诊,他们就开始害怕了。


  一个美国的年轻人,既是运动员,又是白种人,却被确诊了,美国人觉得麻烦了,纷纷担心自己的状况,然后疫情很快蔓延起来。


   瑞信也可以说是祸不单行。


  在Archegos 危机出现数周前,瑞信的管理层已因 供应链金融公司Greeill倒闭而压力倍增。


  瑞信在本月早些时候关闭了其持有Greeill债券的 100亿美元供应链金融基金,并对其资产管理部门进行了整顿,以缓解外界对其质疑。


  外媒称,这两起事件将引起对瑞信严格的 监管 审查


  另外,瑞信也是今年SPAC 热潮中最大的承销商之一,而 这一热潮 也已受到美国监管机构密切关注。


  瑞信已经表示,与Archegos和Greeill的交易都需要“进行实质性的进一步审查”。


  它说其董事会成立了一个危机小组,并聘请了外部帮助进行调查。


   6月21日全面解封 计划成疑,英镑涨势面临考验: 英镑兑美元周一(6月7日)小幅上涨,英镑今年一直是G10货币中表现最好的货币之一,因为 英国迅速接种疫苗令人 预期经济快速重新开放。


  然而,这些预期在最近几周有所 减弱,因为首次在印度发现的delta变体感染病例不断增加,导致一些科学家呼吁推迟重新开放的日期。


  政府方面也迟迟未能向公众保证将坚持6月21日在英国全面解除 防疫 封锁限制的计划。


  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周日(6月6日)表示,现在说政府是否会坚持6月21日取消英格兰防疫封锁限制的计划还为时过早。


  上周末,英镑兑美元从近期的糟糕走势中恢复过来,这要归功于上周五( 6月4日)美国就业数据较预期疲软并打击美元下跌。


  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周五公布的数据,最近一周投机客持有的美元净空仓规模大幅减少。


  周线讯号显示,市场走势犹豫不决令多头倾向受到打击,周线图十字星暗示买需减弱,走向可能改变。


  日线来看,MACD形成死叉,汇价持续在1.4083-1. 4248区间震荡,这可能对多头并不利。


  上方关注1.42关口以及6月1日高位1.4248。


  下方关注20日均线1.4146、日低1.4111及6月4日低位1.4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