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證券下單


美国本周将公布的主要数据是非农 就业 报告,经济学家预计3月就业岗位将增加约65万个。


  FOREX和CityIndex的全球 市场研究主管MattWeller表示,考虑到最近的价格走势,如果就业报告未能达到 预期,美元遭抛售的风险很高。


  在这种情况下,受重挫的欧元 兑美元有在下周初向200日移动均线和1.1830美元附近的 上一个支撑位 反弹的空间。


   美元兑 日元 下跌0.09%,至110.62,为3月23日以来首次下跌;受到交叉 汇率 上涨的支撑。


  美元兑日元3月创下2016年11月以来最大月度涨幅。


  蒙特利尔银行的StephenGallo和GregAndeon在周五的研报中写道,如果 日本经济回暖(部分原因是日元疲软),那么日本投资者可能会继续减持外国股票、参与国内股市上涨;如果这最终成为4月证券流的主流,那么日元 很可能急剧反弹,基本扭转第一季度的跌势。


  英镑兑美元涨0.36%至1.3833,触及55日均线;丰业银行称,主要驱动力依然是疫苗接种和经济重开。


   拜登将推进基建 计划,数万亿刺激将因非农 生变?据AXIOS网站,美国总统拜登将于当地时间明天在白宫与 参议院环境与公共工程委员会主席TomCarper会面,讨论基础设施问题。


  本周是拜登推进其2.3万亿美元“美国就业计划”重要的一周。


   国会 休会一周后将重回国会大厦,大多数对话的焦点将是两党能否达成协议。


  另外,拜登将于5月12日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参议院多数党 领袖舒默、参议院 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开会讨论基建计划;他将于5月13日与6位共和党参议员就基建计划进行会谈。


  4月美国非农数据意外大幅不及预期,除了 意味着美联储提前加息或缩减购债规模的可能性较低,同时也意味着拜登政府的数万亿美元刺激计划可能生变。


   FXTM富拓 首席中文分析师杨傲正表示,在 人民币 对美元汇率突破6.40重要技术关口后,市场对人民币走势愈发乐观。


  同时,人民币技术突破也引发了早前看空人民币的止损买单操作,导致交易量在同一时间大量增多。


    “ 人民币汇率出现非理性 升值预期是本次上调 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的主要原因。


  ”中国银行研究院李义举说,今年5月下旬,外汇市场上出现了单边升值的预期。


  5月25日到28日,银行间市场即期询价成交量日均在470亿美元以上,比去年12月的均值高出7.06%。


  同时,1年期NDF隐含的人民币汇率预期也出现了0.25%左右的升值预期。


    但杨傲正认为,央行在上周末明确释放出不希望人民币过快升值的信号并暗示人民币不存在长期大幅升值的基础之后,人民币的交易量在本周便有所回落。


    交易量“水位”显著回落,暗示市场此前对于人民币的单边升值预期受到平抑,转为分化。


  “本次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冻结了约200亿美元外汇流动性,能够增加企业将美元兑换为人民币的成本,减少市场上的美元流动性,遏制人民币单边升值的预期。


  ”李义举表示,否则,人民币汇率的快速升值可能引起企业出现恐慌性外汇卖盘。


    市场“降温”信号接连落地,具体将如何作用人民币汇率走势?中金公司研报认为,从历史上看,历次缓和升值预期的政策出台后的一周内,比如2006年8月、2007年4月提高外汇存款准备金,2020年10月下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等,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会出现0.1%-0.4%的贬值。


   截至昨日下午收盘,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分别跌0.26%、0.07%,报6.3771、6.3773,逼近6.38关口。


    此外,市场亦有信号表明,人民币会将迎来短期回调,继续 做多存在风险。


  近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已逼近98关口,达到2018年6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外汇分析师李 刘阳分析认为,有效汇率的快速抬升意味着短期的回调风险正在集聚,继续做多人民币的短期风险可能已经大于收益。


    后续来看,人民币汇率整体将呈双向波动的态势已是业内共识。


  李刘阳表示,从中长期看,随着汇率更多由市场供求决定,外贸企业将会自发调整风控策略。


  汇率弹性越高,企业赌汇率中长期升贬所要承受的市场波动成本就会越大。


  在市场反复波动的“教育”下,相信会有更多的企业主体会接受“风险中性”原则。


  TDAmeritrade期货和外汇部门董事总经理JBMackenzie表示,所有主要 货币交投迟滞,因人们在等待,我们正在关注通胀数据,以了解经济运行情况,看看经济是否过热?如果是这样,是否意味着全球央行可能对此做出反应?  交易商周二将较长期美债收益率推至逾一个月低位,并令收益率曲线上备受关注的部分利差收窄,此前一份报告显示美国小型企业信心下降。


    许多主要货币呈现区间波动走势,交易员正等待周四的美国CPI数据,来评估美联储减码刺激政策的前景; 欧洲央行也定于周四召开政策会议。


  BannockburnGlobalForex首席市场 策略师MarcChandler在报告中写道,在本周美国CPI和欧洲央行会议等重大事件之前,资本市场似乎处于停滞状态。


    日元走弱,因为对全球经济复苏的乐观情绪降低了 对日元的避险需求。


    美元兑日元(109.42,-0.0700,-0.06%)  一度上涨0.3%至109.56,为6月3日以来最大涨幅,此前政府报告显示日本第一季度经济萎缩程度低于早前报告的数字。


  东方汇理银行驻香港高级外汇策略师DavidForrester称,目前市场处于极度舒适环境中,全球复苏正在推进,但力度还不足以迫使各国央行开始撤回刺激措施。


  这种环境对日元等融资货币造成压力。


    英镑兑美元  一度下跌0.4%至1.4121,有报道称,在听取了政府首席医疗官和首席科学官的简报之后,英国内阁大臣们对于放松抗疫封锁持悲观态度;JefferiesLLC策略师BradBechtel在一份报告中表示,英镑将进入一个不确定的时期,因为人们继续谈论经济重启延迟的可能性,另外英国也将与欧盟进行另一轮谈判。


    大宗商品货币的1周期隐含波动率收益率追随债券收益率下跌,表明通胀担忧可能消退并帮助提振了风险偏好。


    美元兑加元(1.2109,-0.0002,-0.02%)  涨0.24%至1.2111;  澳元(0.7740,0.0003,0.04%)兑美元  下跌0.15%,至0.7742; 纽元下跌,受到美元走强以及该国债券收益率下降的拖累;  纽元兑美元  盘中一度下跌0.6%至0.7187,为6月3日以来最大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