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ch inc stock


数据显示,尽管 沙特承诺实施额外 减产,但近期该国 原油 出口量高于预期。


   美国维兰德拉 能源公司首席财务官马尼什?拉杰表示,沙特在额外减产的同时加大了 库存原油出口,市场供应仍保持充足。


  雷斯塔能源公司高级副总裁兼 石油市场负责人比约纳尔? 通海于根说,在全球仍受 疫情困扰的背景下,石油 需求复苏之路将充满障碍。


  不过,美国价格期货集团高级市场分析师菲尔?弗林认为,当前油价下跌只是强劲牛市中的短暂回调,预计今后数周石油库存将大幅下降,需求将大幅反弹。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5月8日发表题为《面对通货膨胀,美联储 有多大的意志力?》的文章,作者是美国外交学会高级研究员塞巴斯蒂安·马拉比。


   全文摘编如下:  在美国所有制度中,很少有像美联储这样在逆境中蓬勃发展的。


  美联储安然挺过了金融危机、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摧残和 新冠疫情。


  通过它的努力,通胀大致稳定,美联储独立性不受损害。


    人们将在这个背景下评估美联储的下一个挑战——通胀反弹的危险。


    25年来,去除易波动的食品和能源的核心通胀率,大多数时候无法达到美联储2%的目标;但现在,物价可能以高于预期的速度上涨。


  如果美联储任凭这种情况失控——通胀率上升到3%至4%的区间——后果可能对全球造成破坏性影响。


    美联储将不得不提高借贷成本。


  金融市场 将会暴跌。


  举债经营的企业将会破产。


  美元走强将重创那些债务以美元 计价、收入以其他货币计价的新兴经济体。


    有关通胀的讨论始于6个月前,现在则越来越激烈。


    特朗普去年12月公布的900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被放大为美国总统拜登今年3月公布的1.9万亿美元一揽子计划,而且有传言称即将出台两项大胆的支出法案。


  与此同时,在私营部门,本已处于高位的个人 储蓄率继续攀升——个人储蓄率高是危险的信号,因为可能预示着未来将有巨大支出。


    在这场大流行病暴发前,个人储蓄率一直徘徊在7%多一点。


  去年12月为13.5%。


  今年一季度的平均值为20.5%。


  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刚刚接种完疫苗并且持有大量可支配资金,随时可能把美国经济点燃。


    与此同时,其他领域的变化却破坏了防火措施。


  新冠疫情击垮了一些企业,损害了经济满足激增需求的 能力


  贸易紧张削弱了全球化抑制价格的能力。


    通胀 猛涨并非不可避免,但通胀猛涨的风险非常大。


  很多问题取决于价格真的飙升时,美联储是否准备坚决应对。


  这就把我们带到了通胀讨论的第二部分。